【中国经营网注】不久前,腾讯公司发布了2014年第一季度的财报,除该公司184亿元的单季营收、65%的净利润环比增幅外,手机游戏收入的高速增长也成为最大的亮点。但需要注意的是,腾讯手游也将面临其在端游时代遇到的很多问题。本文来自虎嗅。  腾讯IEG(互动娱乐事业群)运营部的经理C君,最近有些烦恼。  一方面,那款代表腾讯平台与360展开荣誉之战的3D
ARPG大作,在腾讯渠道的日流水,早已跌回六位数人民币。  另一方面,手底下又一位得力干将、负责某款独代游戏的组长,发来了辞职信。他风投、团队均已到位,去意已决。  更加引起团队不安的,是应用宝部门在招聘游戏运营人员。  而腾讯另一部门的总监E君,刚刚做了一个不算太艰难的决定:辞职。他的团队,最近几个月累计离职比例达到30%。可以想象,如果不离去,将来在考核会上迎接他的只会是狂风暴雨。  在他们这些烦恼的背后,是手游产业持续火爆的大背景。  葡萄君这几日在深圳走访了多位腾讯出身的创业者,根据他们的叙述,隐约可以看到腾讯帝国在面临着一种危机,至少是人才的危机。大公司的制度弊端、内部利益斗争、回报不及预期、以及外界资本的热捧,这四大因素,正在侵蚀腾讯帝国的根基。而《啪啪三国》王伟峰与《刀塔传奇》王信文的造富神话,无疑加剧了这一过程。 制度弊端  G君在加入腾讯的时候,已经服务过两家公司,工作七八年。与他一同入职的,是很多校招生,激情满满涉世未深。这些年轻人的干劲以及热情,让他甚至感到有些惭愧,认为自己是否是工作不够积极。  在HR组织的回访中,校招的同事大多是正能量的一面——他们能发现腾讯的美。他们都很感激那段成长岁月,腾讯的福利待遇,公司的氛围,同事间的融洽度,职业发展体系等等等等,都在中国的互联网公司中名列前茅。就像上大学,校园生涯不如意,也不会骂母校。  但与那些热衷于搜罗Q币与QQ公仔的职场新人不同,G君入职伊始就有不一样的想法,他待过不同的城市,见识过不同的公司,一眼就看出腾讯的制度里有哪些不够合理,哪些又不够有效率。他试图通过HR向上反映,因为他的级别太低不能直接找到高层。遭HR婉拒。  G君一个朋友的故事,则让他多了种感慨,在腾讯一定要跟对项目。那位朋友,在《QQ飞车》与某款不见经传五字名字游戏之间,选了后者,然后就没有了然后。  老人占坑多、晋升空间小;资源难协调,创新不容易……这些大公司的通病,腾讯也有。不过相比于葡萄君在其他大公司的朋友反馈的情况,腾讯的制度已是较为完善。 内部斗争  每个大公司都会有内部争斗,在利益最集中的地方,争斗最激烈。腾讯亦如此。  在腾讯,项目组之间的竞争以外,一直存在着平台产品部门与游戏部门之间的利益冲突。  K君对葡萄君说,当年Martin(刘炽平)改组公司结构,将游戏运营开发全部划入互娱,确实解决了一些执行力与专业度上的问题。但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争斗在一团和气的表面下潜行。  拿应用宝来说,这款产品,目前是腾讯移动游戏对外的统一品牌。这种“统一”,于腾讯内部诸多部门来说,多少有些强制意味。腾讯经常采用的做法,是高层用强大意志聚集多个部门推进一件事、摸着石头过河,那些隐形问题,留到以后慢慢处理。  应用宝的产品研发在MIG(移动互联网事业群),包括手机管家、手机浏览器等移动产品,均属于MIG。产品平台往往会认为,用户是通过他们导入,那么游戏的收入该如何分配?如果长期为人作嫁,产品的价值体现在哪里?  但应用宝的开放平台,包括商务合作,又归于SNG(社交网络事业群)。手Q等社交产品,也是这个事业群。SNG在做社交游戏开放平台的时候,已经形成了良好的生态链、厂商关系与盈利方式,按照正常的逻辑,可以从页游复制到移动端。  与此同时,手游的资源协调和运营,却在IEG的运营部。  此外还有个希望拿回微信游戏接入与运营掌控权的广研。

来自腾讯的手游创业者:刀塔传奇效应下的年轻人

来自 游戏葡萄 2014-05-24 深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