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金融街论坛年会5月30日在北京举行。这场有着“中国金融改革发展风向标”之称的会议再次释放出明确的金融开放信号。

他表示,要不断完善与开放水平相适应的监管方式和方法,确保开放稳妥有序。将进一步优化监管的规则,提高监管的有效性,坚持风险为本的监管理念,充分考虑包括外资机构在内的不同类型机构的业务特点和风险特征,不断建设更具有兼容性、针对性和有效性的监管规则体系,促进外资银行保险公司在华健康发展。

王兆星表示,要不断提高我国开放和监管水平,在开放中维护金融的安全稳定。他说,“在金融业不断扩大对外开放的同时,银保监会继续加强监管的制度建设、能力建设,不仅要确保把门开得开,开得大,而且也确保金融的安全稳定。”

王兆星在30日举行的2019金融街论坛年会上表示,继2018年宣布15条银行业保险业开放措施之后,今年5月1日银保监会再次宣布了12条新的对外开放措施,彰显了中国通过对外开放来促进金融业和实体经济高质量发展、愿与世界各国加强合作,共同维护全球经济稳定发展的信心和决心。

刘桂平表示,金融业是经营风险的行业,其经营管理水平以风险管理能力为边界,在开放的市场环境下,金融业面临的风险更加复杂,防控风险的要求更高。要全面地提升主动管理风险的能力,不断强化底线思维,增强合规意识,筑牢风险控制的底板,确保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

“我们要进一步优化外资金融机构的市场准入条件,按照国民待遇加负面清单的原则,在有效防范风险的前提下持续优化外资银行和保险机构的准入条件,不断扩大外资银行和保险机构的经营范围和空间。吸引更多具有专业特色和专业竞争优势的外资银行进入。”他说。

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也表示,下一步人民银行将不断深化金融业的改革开放,支持资本项目便利化的政策试点、跨境人民币支付清算等政策在北京落地。

“目前各项开放措施正在陆续落地,市场、国际反应非常积极,多个国家和地区的金融机构已向我们表达了在华进一步发展和扩大投资的意愿,并已有多家外资金融机构提出了准入申请。”王兆星说。

银行保险业方面,继2018年宣布15条银行保险业开放措施之后,中国银保监会又在2019年5月1日宣布12条新的对外开放措施。这一轮开放措施包括在内外资一致的原则基础之上进一步放开外资银行、外资保险公司持有中国银行业金融机构以及保险机构的持股比例水平,并大幅削减对外资设立机构的数量限制,以及扩大了外资银行和保险机构的经营业务范围。

王兆星表示,在金融业不断扩大对外开放的同时,银保监会继续加强监管的制度建设、能力建设,不仅要确保把门开得开、开得大,而且也确保金融的安全稳定。

门要“开”得大也要“关”得上

新华社北京5月30日电银保监会副主席王兆星30日表示,我国银行业保险业各项开放措施正在陆续落地,下一步将在有效防范风险的前提下持续优化外资银行和保险机构的准入条件。

《经济参考报》记者从论坛年会获悉,银行保险业各项开放措施正在陆续落地,多个国家和地区的金融机构也表达了在华进一步发展和扩大投资的意愿。下一步,银保监会将进一步优化外资金融机构的市场准入条件,扩大外资金融机构的经营范围。与此同时,京沪粤等地快速推进“地方版”金融开放政策的落地生根。

高水平金融开放不断深化

中国建设银行行长刘桂平表示,“当年入世之初,大家都担心狼来了怎么办,但实践证明,中国的金融并没有因为对外开放而丢盔卸甲,反而在同强者的竞争中逐渐发展壮大。我们这一代金融从业者都亲身见证了这一历程。通过对外开放,中国银行业吸收全球先进的经验为我所用,实现了经营管理理念的更新,现代公司治理的确立,风险控制体系的完善,创新发展能力的增强和员工队伍素质的提升。”

地方版金融开放政策纷纷落地

他特别指出,开放对监管提出了新的要求,在对外开放过程中,必须加强监管的制度建设。金融业对外开放的过程,实际上是金融监管从数量、非审慎监管向质量、审慎监管转变的过程,也是从注重事前审批向注重事中、事后监管转变的过程。在减少机构准入数量限制的同时,进一步完善相关的审慎性监管,以确保引入机构具有优秀的专业能力、良好的风控能力和充足的资本实力。他强调,银保监会将结合我国的实际情况,同时学习借鉴国际上成熟的监管实践,补齐监管制度短板,更好地完善资本监管、行为监管和功能监管,确保监管能力与对外开放水平的相适应。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