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上证报记者统计,2017年以来,证监会公布的市场操纵行政处罚案例已将近15例。操作套路主要分为四种类型:一是行为人通过拉涨停短线操纵证券价格。二是行为人在尾市阶段操纵证券收盘价格。三是行为人操纵期货市场合约价格。四是证券从业人员抢帽子交易操纵市场。

图片 1

其中,短线拉涨停操纵股价是颇为常见的手法。由于我国股票市场设有日内10%的涨跌幅限制,投资者通常将涨停解读为市场对该股的乐观预期。不法分子利用投资者“追涨”的心理,人为制造“涨停板”,吸引投资者跟风买入推高股价,一旦操纵者获利出逃,股价就会失去支撑,甚至出现持续暴跌,使追高买入的中小投资者成为“接盘侠”。

中国基金报记者 乔麦

以唐某某的涨停板操纵案为例,其在三个交易日内即完成操纵“X”的“建仓-拉抬-出货”全流程,非法获利3634万元。

又一名游资大佬领到证监会罚单。

2015年3月23日,唐某某买入“X”214万股,成交金额4144万元,成交均价19.37元,完成建仓。第二天,唐某某从上午10:42开始,以18.91元至涨停价21.32元的价格和100倍于同档位其他投资者申报总量,在短短31分钟内将“X”股价拉至涨停,上涨幅度达12.7%。中午收盘前“X”短暂打开涨停,唐某某又以涨停价和超过卖盘55倍的申买量,5分钟内将股价再次推至涨停。下午开盘后,唐某某继续以涨停价申报买入2796万股,形成巨量堆单将股价封死在涨停板上。

日前,证监会官网公布的行政处罚信息显示,70后股市“老司机”郑领滨使用“缪某妹”证券账户操纵十余只个股,其中仅两只亏损,获利颇丰,被证监会罚没近1亿元,同时被采取五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

3月25日开盘集合竞价期间,唐某某以23.45元的价格申报买入700万股,接近同期市场申报买入量一半,并在9时19分48秒前全部撤单。按照交易规则,9时20分后将不能撤单,显然唐某某的目的不是真实成交,而在于误导其他不知情的投资者以为买盘汹涌而跟进抢筹,推升开盘价格。

基金君注意到,“缪某妹”就是市场此前曾备受关注的游资缪水妹。随着“真身”出现,这位游资大佬的经典操纵手段也得以曝光,即多次在开盘集合竞价阶段集中资金优势,以高价、大单申买后全部撤单“操纵开盘价”,以诱导散户跟进,之后在开盘后迅速反向卖出……短线操纵“割韭菜”。

果然,当日“X”以22.8元价格开盘,涨幅6.94%。唐某某达到目的,开盘后即反向出货,陆续以22.8元至21.24元价格卖出前期持股,25日“X”价格一路震荡下行,以21.21元收盘。开盘时跟进的投资者恐怕只能望“盘”兴叹,而唐某某早已赚得盆满钵满。

操纵12只股票合计获利2494万

“活跃在涨停板上的操纵者和正常投资者的交易行为有明显的区别,他们在成功拉升股价后随即反向卖出,或者大量撤单以避免真实成交,反映出他们的意图在诱骗其他投资者跟风买入,而没有真实投资目的。”接近监管部门的人士称。

郑领滨被罚没近1亿元

上述行为违反了证券法第七十七条禁止单独或者通过合谋,集中资金优势、持股优势连续买卖,或者以其他手段操纵证券交易价格或者证券交易量的规定,构成证券法第二百零三条操纵市场的情形,当然难以逃脱证监会的法眼,2014年和2015年唐某某因操纵市场先后被证监会两次行政处罚,为规避监管,唐某某转战香港,通过沪港通继续操纵A股股票。然而“魔高一尺、道高一丈”,2017年证监会再次将唐某某等人绳之以法,前后共开出12亿元罚单。

昨晚,证件会官网公布一张行政处罚决定书、一张市场禁入决定书,共同指向一个人——郑领滨。

从唐某某上述行为可以看出,涨停板未必“喜大普奔”,也可能深埋骗局。我们不妨算一笔账,假设投资者A被唐某某的操纵行为误导,因前一天涨停没有买到,忍不住于3月25日以22.8元的开盘价买入100万元的“X”,则当日浮亏就将近7万元。

出生于1977年、居住在浙江衢州市的郑领滨在2014年8月至2016年2月长达一年半的时间跨度内,使用“缪某妹”证券账户操纵四川长虹、钢构工程等十二只股票。其中,仅在2015年12月份操纵三力士、得利斯时“失手”亏损,其余十只股票操纵均不同程度获利。

“投资者对于价格非理性变化的股票,不要盲目追涨,要全面考察公司的经营业绩、发展前景,关注上市公司信息披露或者同行业情况,注重公司内在价值是否发生变化。”市场人士认为,如果没有这些“基本面”的支撑,股价突然涨停,此中恐有蹊跷。一旦落入违法者设下的“陷阱”,将遭受严重损失。

经统计,郑领滨操纵12只股票合计获利2493.65万元。其中,郑领滨在“四川长虹”上收益最为丰厚。2015年6月9日至10日期间,“缪某妹”账户合计买入“四川长虹”1277.9股,买入金额1536.8万元,卖出金额1602.2万元,最终获利6,285,265.50元。

而“营口港(600317,股吧)”则是郑领滨花费时间最多的个股。2014年8月22日至10月21日两个月间,郑领滨曾分三次操纵营口港股价,三次共获利614万元。

证监会决定,没收郑领滨操纵十只股票的违法所得3085.32万元,并处以6292.53万元的罚款,同时对两只亏损股票的操纵行为分别处以100万元罚款,罚没款项合计9577.85万元。同时,对郑领滨采取五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

值得一提的是,证监会最初对其立案调查时所涉及的股票是19只,经当事人的申辩后只认定了12只。

快速“割韭菜”手法曝光虚假申报竞价涨停出货

郑领滨具体是如何操纵股价的?

从证监会披露的郑领滨操纵12只股票股价的行为来看,多只个股是在两个交易日内完成买卖,郑领滨的手法如出一辙:

第一个交易日买入,第二个交易日集合竞价的9:15至9:20分之间,以高于第一个交易日收盘价的价格大额申报以抬高股价,然后在9:20分之前紧急撤单,在股市开盘后半小时,即当日的10点前大笔卖出持股股票获利,这种短线操作过程在两个交易日内完成。

在A股早盘9点20分之前的集合竞价申报期间,散户们看到自己的股票飘红心情肯定比较喜悦。然而,这或许正是“郑领滨”们的圈套。

从郑领滨通过这种方式操纵股价的手法看,主要分为四步:

第一步,前一个交易日买入要操纵的股票,这一步常伴有盘中拉抬、涨停板虚假申报等。

以郑领滨获利最多的“四川长虹”为例,证监会称,“缪某妹”证券账户期初持有“四川长虹”零股。

2015年6月9日10:37:04至10:41:10,该账户以11.91元至12.52元申报买入“四川长虹”35笔合计1027.88股,申买排名与买成交排名第一,该股价格由11.9元上涨到12.29元,拉升幅度为3.43%。

当日10点多至下午收盘前,该账户以11.83元至12.52元申报买入“四川长虹”66笔合计3238.55股,占该时段市场申买总量的8.10%,申买排名第一;撤单62笔合计27,531,600股,申买委托撤单量占其申买量比例85.01%,申买委托撤单量占市场同期撤单总量的比例21.16%,买撤单排名第一;成交485.39万股,成交均价为11.87元至12.18元。该股当日14点46分涨停至收盘,与大盘偏离度达到10.36%。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